我和情贱的姐姐_短篇合集
黄桃书屋 > 短篇合集 > 我和情贱的姐姐
字体:      护眼 关灯

我和情贱的姐姐

  随机推荐:

  我,三崎健一,今年十七歲,是個高一的學生,原本有個很幸福的家庭,不料在二年前,爸爸因為經商失敗,欠了人家很多錢,被逼債的債主控告而以經濟犯起訴,爸爸受不了這種打擊,只好離家出走,不知蹤跡。..rg為了這件事,媽媽生氣了好久,幸好媽媽的娘家非常富有,拿錢出來清償爸爸的債務,我們母子才免於流落街頭的厄運。而現在我和媽媽住的這座郊區的小房子也是外公慷慨地送給我們住的,並且每個月還定時給我們生活費,否則我們母子還真不知道要怎麼生活呢!至少我是不可能那樣順利地由初中部畢業,一定得輟學賺錢過活的,所以媽媽常對我說要永遠記得外公的恩惠,以後長大要盡力報答他的恩情。

  媽媽生長於富豪之家,從小就驕生慣養長大的,因此個性上有些任性不羈,其實她心地很善良,對我也相當溺愛,畢竟從爸爸失蹤後,只剩下我們母子倆人孤獨地在一起生活了。

  今天是我期末考試的最後一天,從明天開始就是漫長的暑假了,由於考試只到中午,所以下午一點多我就回到家門前了。我開了大門走進院子,正在奇怪我們家養的雄秋田犬裁疵輝跔墓肺堇鋃暈乙∥彩競茫孿肽鍬杪璞皆∈胰ノ猵叢瑁

  走到主臥室的窗邊時,聽到有些聲音從媽媽的臥室裡傳出來,心裡惋惜著可憐的媽媽,一個人呆在家裡不知道有多麼無聊的哪!所以她只好租錄影帶回家,好打發漫漫長日了。

  但是當我眼角一瞥媽媽臥室被窗簾半掩著的玻璃時,發覺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好奇地湊上眼一看,啊!臥室裡,媽媽穿著睡衣半躺在床上看電視,奇怪的是一隻手竟伸進她自己的衣襟,好像正撫著胸膛。從她薄如蠶絲的睡衣外面,可以明顯地看見媽媽那完美的曲線,尤其是那兩顆突起的乳頭,頂在胸前,看起來多麼性感,下部隱隱約約地可以看見一片黑黑的陰毛覆蓋在她的三角地帶,這種養眼的鏡頭向來我只在雜誌上偷偷地看過,想不到現在卻真真實實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再望向媽媽床尾放置的電視螢幕上,原來她正在看著描寫不倫性關係的色情錄影帶,那就難怪她會有那樣的舉動了。電視裡的劇情大概描寫得很生動,只見媽媽撫在胸前的手一直搓揉著那兩顆圓滾滾的**,一會兒捏捏乳峰,一會兒捻捻乳頭,小嘴裡也不停地發出了:『喔……喔……』的呻吟聲,我們家養的秋田犬羅兒正趴在床邊吐著舌頭,溫馴地看著媽媽,大概媽媽一個人在家裡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把它帶進臥室裡陪她作伴,媽媽的膽子又很小,萬一有什麼事,羅兒在身旁也可以保護她吧!

  媽媽繼續撫摸自己的胴體,摸到後來,乾脆脫去睡衣,躺在床上摸個痛快。漸漸地她把手移到了她的下體,我屏息仔細地偷窺著這幕好戲,只見媽媽用手指撥開她的兩片陰唇,用另一隻手的食指逗弄著自己的陰核,偶而也伸出了中指插進她的肉縫裡,輕輕地抽送著,看她臉上洋溢著爽快、舒服的笑容,可見這樣可以滿足她寂寞的芳心。

  她沉醉在自我尋求快感的感官世界裡,臥房中充滿了她那一聲聲:『啊……喔……哦……』的銷魂嬌吟。這樣一直持續了有十幾分鐘,直到羅兒趴在床邊,奇怪地望著媽媽的動作,好像想不通她為什麼一直哼著像是痛苦的呻吟而叫出了一聲:『汪!』才把媽媽由幻想的世界裡拉回了現況。

  媽媽轉頭看到了羅兒,偏頭想了好一會兒,好像決定了什麼事,只見她把羅兒報上了她的雙人大床,而羅兒面對著媽媽那具**裸,又豐滿嬌媚的胴體,不曉得是什麼狀況,只是吐了吐它的舌頭,乖乖地坐在媽媽的身邊。

  媽媽全身精光的身體橫躺在床上,姣美的臉龐在長髮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美艷和成熟,而她胸前的兩顆**,也非常豐滿柔細,而又圓滾滾地掛在她的身上,乳峰頂端的兩粒奶頭,堅挺鮮紅的模樣,也看起來使人倍覺興奮。她的腰身很纖細,胴體的曲線凹凸有致,搭配著高聳隆起的胸部,和渾圓無瑕的大屁股,真是上帝的一大傑作。再往她下體看,濃蔭密佈的陰毛覆蓋著一條稍彎的肉縫,身後豐腴的臀部,感覺非常誘人,而最深、最凹陷、也最令我注目的,是那生我之戶的**洞。這副美好性感的身材,此刻正展現在一隻秋田犬面前,當然還有我這躲在窗外偷看的窺視者眼裡。

  媽媽把她的身體移到羅兒的旁邊,張開大腿,把羅兒抱到胯下,比著她的肉縫,再比著羅兒的狗嘴,意思是要它替她舔**。怎知羅兒一付不大瞭解的神情,只是抬頭看著媽媽,她只好用手去壓著羅兒的頭,然後湊近她的**,讓羅兒聞聞她穴裡的騷味。羅兒仔細地嗅聞了一會兒,才伸出它那長長的舌頭,往媽媽的肉縫舔去。

  『喔……喔喔……』媽媽被羅兒這麼一舔,頓時發出了迷人的浪吟聲,羅兒伸長它的舌頭,不停地在媽媽的下體部位不停地舔著,它的舌頭又長,可以把她的陰部整個兒包住。只見羅兒的舌尖不斷地掠過媽媽的小陰核,使它慢慢硬大了起來,而媽媽只是不停地哼著、叫著,看來她已經陶醉在這種刺激裡了!

  媽媽的下體被羅兒舔舐著,自己用手大力地搓揉著她那豐滿堅挺的**,一手托著乳峰,一手伸出手指頭去捻弄著峰頂的兩顆紅漲的乳頭,小嘴裡不斷地呻吟著:『啊啊……嗯……哎唷……哎呀……哦哦……嗚……』這些柔和迷人的呻吟聲,床尾的電視上還在上演著誘人的激情畫面,媽媽用眼角的餘光瞄著電視螢幕,一邊沉醉在羅兒為她舐吻下體的服務。我從窗縫中看到的媽媽,整個人顯得非常飄飄欲仙的樣子,美麗的臉上泛著艷紅的色澤,在烏黑柔亮的長髮稱托下,看起來使人慾火直冒,恨不得趴上她的嬌軀馳騁一場。

  漸漸地,她身體扭動著,幅度越來越大,胸前那兩顆大**也跟著不停地晃動著,而且看起來越來越堅挺、越來越飽滿。

  『喔……啊……哦……喔……』她那迷人的嬌吟聲依然在臥室裡一聲聲地迴響著,而秋田犬羅兒仍然忠實地繼續替她舔著下體那紅潤誘人的**穴兒。此時,媽媽的下陰顯得十分脹滿,上面還留著羅兒滴下來的口水,混合著媽媽因興奮而流出來的**,看起來有點兒黏黏膩膩的感覺。

  我們家的秋田犬羅兒始終都用著它那長長的舌頭舔舐著媽媽下陰部濃毛參差掩蓋下的兩片陰唇,媽媽大概覺得還不過癮,便伸手撥開兩片陰唇,露出那紅嘟嘟的**兒,羅兒的舌頭這會兒可以直接舔進她的穴裡,讓她感到更舒爽。

  我再把眼光轉到媽媽的臉上,只見她的表情十分投入,兩隻迷人的媚眼兒都瞇成一條線了,而她紅紅的舌頭這時也伸到小嘴外邊,不停地舐著她自己豐滿性感的嘴唇呢!

  媽媽在羅兒舔進穴裡的同時,也不時用她的手指去玩弄著她自己的小陰核,還不斷地以手指頭代替**戳進肉縫裡,像**般地抽送著,整具嬌軀躺在床上,呈現出一幅迷人的美人裸身胴體圖。『嗯……嗯……哼……噢……啊啊……』她的嘴裡仍然呻吟著,嬌軀也不停地左右上下扭擺著,撼得整張床鋪都跟著搖晃著哪!

  媽媽讓羅兒替她舔了好久的肉縫,可是越舔卻越使她慾火如焚,本來呻吟著的聲音也變成了:『羅兒……好狗狗……快……用舌……頭……舐……我的……騷穴吧……哎唷……可真……舒服……啊……美死了……用力……再……深一點……快……我的……小騷穴裡……好……好癢……喔……啊啊……』

  媽媽用手抱著羅兒的頭部,好讓它舐得更深,羅兒的狗鼻子也不時碰到她的陰核,更使她浪得直叫道:

  『喔……好……狗兒……你的……舌頭……舐得真……好……小……小騷穴……都……痛快得……流……水了……啊……對……舐那裡……舐……我的……陰核……啊……唔……好爽……太美了……哎唷……我……洩……洩出來……了……啊啊……』

  只見媽媽又把羅兒抱到胸前,讓它舔著她高聳的**,而她自己的手卻再度伸到下陰部去挖著、插著紅嫩嫩的肉縫,媽媽的**被羅兒這麼一舔,奶頭更是高高地突了起來,變得更硬、更漲了,整座乳峰上都佈滿了羅兒的口水,顯得光亮亮的,使我在窗外看了,恨不得和羅兒交換位置,伏在媽媽胸前吃她的**。

  媽媽用食指和中指並在一塊兒,插進她自己的肉縫裡,用力地抽送著,把那兩片陰唇都塞得滿滿的,一股股透明的汁液把她整個下體都弄得濕濕潤潤的。現在媽媽的**和陰部都變得非常腫脹和豐滿,忽然媽媽把羅兒的身體由趴在她小腹上移到她的臉部,伸手去掏羅兒的狗雞巴,幾次的捋弄下,羅兒那紅紅的生殖器就一伸一伸地變長了。

  我遠遠地仔細看羅兒的狗雞巴,估計約有二十幾公分長,雞巴頭又紅又尖、又大又硬。媽媽看著這根狗雞巴,聞聞它的味道,砸砸嘴角,一手撐著羅兒的一隻後腿,張開她的櫻桃小嘴一口就把羅兒的狗雞巴含進嘴裡,不停地舐咬著那支粗紅的狗鞭。羅兒或許被媽媽吮得舒服萬分,也爽得『嗚!嗚!』地直哼叫著。

  媽媽含了一會兒,放開羅兒的狗雞巴,遲疑了好久,像是下了莫大的決心似地轉過嬌軀,趴跪在床上,翹起高聳的臀部,露出殷紅的小肉縫,然後轉頭望著羅兒,拍拍屁股,意思是要它爬到媽媽的背部,用雞巴插她的小**。無奈羅兒會錯了意,見她指著她的屁股,就將一個狗鼻子湊在媽媽的屁眼上嗅著,並且還伸出它的舌頭拚命地舐了起來,如此只弄得媽媽屁股直扭,而前面的小騷穴浪得直抖著,麻癢難過之下,不由得急叫道:

  『啊……好狗狗……不……不是……舐……我的……屁股哪……我的……**穴……好癢……快……快爬……上來……幹幹……我吧……啊啊……快……我……癢死了……』

  可是羅兒終究是隻畜生,聽不懂媽媽的話,媽媽無奈之下,只好抱著它的前腿,按在她那白嫩的大屁股上,再用手穿過胯下去握著羅兒的狗雞巴,對準了她的小騷穴。羅兒這時就像和母狗**時的姿勢一樣,趴在媽媽的臀部,或許出自動物的本能,羅兒一趴上去,那根狗雞巴對準了媽媽的**,全身猛地一爬,紅紅的狗雞巴就『噗!』的一聲,戳進媽媽穴裡了。

  只聽到媽媽叫道:『哎唷……羅……羅兒……喔……你的……狗雞巴……好大……唔……干死……我……了……啊……媽呀……我的……**穴……要……被……戳穿了……麻……麻死了……啊……慢……慢點……哎呀……插到……子……宮……裡了……花……花心要……被……鑽碎了……啊……不……不能……這麼……深……啊……饒了……我吧……啊啊……』

  只見媽媽把屁股抬得更高,一隻手也抓住了羅兒的一部分狗雞巴,好防止它幹得太深,羅兒則一拱一拱地挺送著它的狗雞巴直往媽媽的**裡鑽,搗得她露在身後的陰唇一下子扁、一下子凹,媽媽被羅兒幹得舒爽無比,尤其它還邊干邊伸出舌頭舐著媽媽平滑的背脊,更浪得使媽媽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服得張開了。

  羅兒趴在媽媽的屁股上,越干越來勁,只弄得媽媽的**裡『唧!噗!唧!噗!』地直響著,**也跟著狗雞巴插干的動作猛往外直流著,羅兒的那根狗雞巴越干越快,只插得媽媽張口直喘著氣,『哈!哈!』地猛吸著空氣,全身細白肥嫩的浪肉也不停地哆嗦著,看她臉上的神情,大概是又痛、又美、又酥、又爽的吧!媽媽胸前的大**因為前趴的關係,顯得更巨大、更豐滿了,媽媽的一隻手放在自己的兩顆**上,搓揉捏撫著,這種情形真淫糜動人哪!

  媽媽不停地在**著:『哎唷……親……狗狗……你要……插死……我……了……真要……我的……命了呀……哎……哎呀……干……進子宮……了……唔……我……我快……受……不了啦……啊……洩……洩出……來了……』

  只見媽媽的身子不停地抖著、痙攣著,一邊死去活來地高聲**著,全身無力地趴在床上,羅兒:『汪!汪!』地叫了兩聲,屁股一聳,像是在媽媽的**穴裡洩出了它的狗精子,只射得媽媽全身又是一抖,舒服地:『嗯!……』吐出了一聲嬌浪的吟聲。

  媽媽嬌媚無力地轉身仰躺在床上,只見她那原本平滑的小腹,這時大概積滿了羅兒的精液,顯得有些凸凸地鼓了起來,過了一會兒,羅兒的狗雞巴終於漸漸縮小了,『噗!』的一聲,從媽媽的**穴裡滑了出來,這才使媽媽的小肚子裡的狗精和人的**像黃河氾濫般地,由她的小肉縫,不,這時那原來細僅一線的肉縫,被羅兒的狗雞巴幹得撐開了約有二指幅的寬度呢!汨汨地流出了一大堆黃白的人、狗混合分泌物,只見羅兒津津有味地,低著頭一口一口地把它和媽媽的分泌物再舐吞下去,舐完後再低頭舐它自己紅紅軟軟的狗雞巴。

  媽媽躺著休息了約十分鐘,拖著疲乏的身子進臥室裡的浴室去沖了個澡,出來後再把羅兒趕出房外,便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我繼續站在窗外大飽媽媽裸體的風光,只見媽媽躺在那張大床上,下午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她雪白無瑕的胴體上,浴後的她全身微紅,大概是沖了熱水澡吧!進入深深夢裡的媽媽,高貴性感的嬌靨,風華絕代、美艷迷人;長長而翹著的睫毛,蓋著平日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鮮紅嘟起的小嘴,下顎豐腴像一堆軟綿綿的嫩肉;細長而柔亮的秀髮飄散在她臉旁;高聳的**,像兩座挺秀的**,矗立在潔白細嫩的胸前;削肩纖腰,豐肥的**,圓圓地翹起;小腹平滑微凸,曲線玲瓏,引人遐思;皮膚白嫩潤滑,艷麗如仙,滿身青春之火,誘人注目。

  其實以媽媽這種條件,如果要再嫁人,我想一定會有很多人被她的萬種風情給迷攝心魂,只是媽媽從小就很少外出,認識的人並不多,爸爸失蹤後,除了必要的事情外,她根本就不走出大門一步。

  哎!以她這種年紀,獨守空閨,難怪會作出**和飢不擇食地找羅兒**的事兒了。我想著想著,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何不闖進去,乾脆子代父職,替媽媽解決性慾方面的飢渴,也免得她再找羅兒解悶,而我也可以飽餐秀色,認識性愛的美妙,再說她既然和羅兒都敢幹了,對於母子亂倫的忌諱大概也不是很在意的吧!想到這裡,不禁使得我整個人熱血沸騰,於是躡手躡腳,偷偷地溜進她房裡了。

  進了她的房裡後,脫去全身礙事的衣服,帶著激動的心情,縱身跳進了媽媽的床上。媽媽或許和羅兒幹得太累了,渾如不覺地繼續睡她的大覺。我躺在媽媽的身側,緊靠著她的嬌軀,伸手在她那身豐滿的肉體上愛撫著,尤其那兩顆高聳的酥乳,迷人的**,更是我急欲一探的禁地。

  捏揉了一陣子彈性特佳的**後,接著撫遍她全身光潔細緻的肌膚,再下滑到她柔嫩的大腿上,撫著、摸著。啊!真是一具完美的胴體呀!我面對面地輕輕吻著媽媽的臉頰和脖子,一手伸到她背後捏捏她豐肥的屁股,再用另一隻手按按她那隆起的下陰部,用指頭分開肥厚的陰唇,手指探進小騷穴內挖挖她的桃園洞,感到自己全身的神經每一條都緊繃著,呼吸急促,慾火中燒,大雞巴也漲得像鐵棍般地堅硬,抵在媽媽的**穴前磨擦著。

  經過這樣的愛撫,終於把媽媽由睡夢中驚醒,她一睜開眼,見到我對她作出這種輕薄的舉動,叫道:

  『健一,你……怎麼可以……這樣……快放手呀……我是你……媽媽呀……快……放手……聽到沒有……不可以……對我非禮……對我……嗯……』

  她還想說下去,可是我不給她機會,一口就吻住她的櫻唇,媽媽顯得更急了,努力地一直抗拒我,想掙開我的懷抱。我們倆人雙雙倒在床上滾動著,身體緊緊地黏在一起,媽媽的力氣比我小得多,掙不過我,又急又氣得眼淚都掉下來了,我看了有些不忍和憐惜,可是想到失去了這個機會就永遠也別想幹到她了,又快要到手的肥肉若不吃,也未免太說不過去了。媽媽的香唇被我緊緊地強吻住不放,所以無法大聲叫出來,只有轉動著她圓滾滾的大眼睛,眼淚直流,喉頭直嗯著。

  我吻了好久,也有點累了,放開她的小嘴,一得到說話的機會,她又急聲地道:『快把我……放開……不要……這樣……快放開……媽媽……我是……你的……親娘呀……你……這樣是……亂倫呀……這樣做……不行的……被……外人……知道就……完了……快……住手……還……來得及……快……住手呀……』

  她一直叫著,一邊又推著我,表示不願意。我用身體壓著她的嬌軀,使她無法動彈,一手摸揉著她的陰戶,扣弄她的小陰核,好讓她的**早點兒流出來,方便待會兒強渡關山。

  一會兒,她被我挑逗得浪水直冒,扭著下體,躲避我的手指。我見她一直拒不合作,開口對她說道:

  『好媽媽,你就通融通融嘛!讓我的大雞巴爽快一下,爸爸已經失蹤了,你的小騷穴太久沒有吃飽了,外人更不可能知道,只要你我不說出去,永遠是我們倆的密秘,況且你的**穴裡都流出浪水來了,難道你不想讓大雞巴來安慰安慰它嗎?』

  媽媽卻有點哽咽地急聲哭道:『不……不行這……樣……我是……你的……親媽媽……不能……和你插……穴……這樣……我的……良心會……不安……的……快停……手……還來得……及……』

  我一聽她這麼堅持,使出我的最後法寶,對她說:『媽媽,你剛剛自己**,還有後來和羅兒插干的情景都被我在窗外看到了,難道你寧願和一隻狗兒作那種事,卻不願意和我一起享受**的樂趣嗎?』

  媽媽掙動的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我知道這下子擊中她的要害了,繼續扣著她的小肉縫,這時**的流速就像水庫在洩洪般,泊泊傾洩出來,媽媽的臀部也漸漸隨著我的手指拋挺,但是小嘴裡還道:

  『不……行……不……不能……這樣子……不行……』

  只不過她的語氣和聲音都低弱了不少。

  我不管她的反應如何,只是專心地挖著小騷穴,她的嬌靨越來越紅了,呼吸也一陣比一陣急促了,乳峰頂端的奶頭也硬了起來,小嘴唇不停地張闔著,下面的陰唇也不停地一開一合了。

  我一看,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拿著身旁的枕頭墊在她高翹的臀部下方,好讓她的**開口上仰,一切準備就緒,先堵住她的小嘴兒,就是一陣熱吻,這次媽媽不再激烈抗拒,反而閉目張唇,任我甜吻,她全身的胴體火熱酥軟,瓊鼻輕哼,反手抱住我,伸出舌頭和我打舌仗,陰戶在我胯下濕淋淋地,**不斷地流出著,鼻子裡的嗯哼聲,似難過、似快樂、又舒適、又彆扭地一直嗯聲不停。我壓著她豐滿圓潤的嬌軀,片刻的溫存,已是銷魂酥骨,令人回味無窮了。

  倆個人如癡如醉地狂吻不已,午後的陽光透窗,微映她的嬌靨,照出了一張彈指可破的玉容,媚眼含輝,面泛桃紅,神情羞答答的、嬌柔柔的。

  這時她的身份已不是我的親媽媽,而是一個將要和我發生肉體關係、同登性愛極樂的女人!我估計她已經不會抗拒和我做愛的事了,就把我那粗長壯碩的大雞巴,對著她特別豐肥的小騷穴,頂開了陰唇,朝著濕淋淋的洞裡,『滋!』的一聲,用力就插進了一半,再幾個挺動之下,我的大龜頭已經直抵到媽媽的花心,對著小肉穴直揉直轉了。

  只聽得媽媽一聲慘叫道:『哎呀!……好……好粗的……大雞巴……唔……痛死……我……了……乖兒子……輕……輕點嘛……媽媽……很久沒……和男人……干了……你……你不希望……把……媽媽……干傷……了吧……哎唷……快……停一停……讓我……適應……一下嘛……』

  這下大概給了她一陣漲裂刺骨的疼痛,只覺得我的大龜頭被媽媽的小花心像小舌頭般舐了幾下,陰道的肌肉澎漲,原本緊小的陰璧,變得更是縮得窄窄的了,媽媽的陰戶深處,會像小孩子吸乳般吮著,讓我的大雞巴感到一陣莫可言喻的快感。

  我用大雞巴專心插著媽媽的**,媽媽被我幹得越來越熱情,緊緊地抱住我的身體,陰部也往上一挺一挺地配合著我的抽送,只見她搖起肥臀,像個急速轉動的車輪,張口直哼,送吻擺腰,滿面春意,蕩態迷人。

  媽媽因為很久未曾和男人做愛,此時被我激起芳心深處的慾火,興奮快樂地激動不已,我也用手緊按著她雪白的**,挺動大雞巴,猛抽狂插,下下直搗她的花心,存心給她一次難忘的性愛經驗。

  這樣持續了有二十多分鐘,幹得媽媽全身酥麻酸癢,引發她天賦的女人本能,騷浪淫蕩地大叫道:

  『唉喲……好兒子……大雞巴……哥哥……媽媽……小**……妹……妹妹……要……爽死了……喔……喔喔……這……這下……幹得……真好……快……哦……大雞巴……親親……快干死……小**……媽媽吧……求求你……快給我……重重的……插……媽媽的……大雞巴……親兒子……啊啊……我……快……來了……媽媽快……快洩了……』

  只見身下的媽媽一陣子扭腰擺臀,緊摟狂吻,兩腿直拋,浪聲亂叫,爽得全身毛孔齊張,一股股的浪水淫液,從她的**穴裡往外流出,一洩千里,流得她的大床上濕了一大片。

  我見她有些後力不繼的樣子,稍停了下來,問道:『媽!你怎麼這麼浪,是不是剛剛和羅兒幹得還不過癮啊?』

  媽媽啐了我一口,用她那嬌媚的聲音道:『去你的,媽媽躺在床上睡覺,是你闖進來硬要強姦人家,現在如你所望地讓你玩弄了我的身體,還在這說風涼話哪!你這個壞東西,害人精,長了這麼大的雞巴,害得人家都被你幹得快受不了嘛!所以才會這麼浪呀!』

  我笑嘻嘻地道:『好媽媽,我有這一條大雞巴,還不是你生出來的?現在回爐重新鍛造,看看會不會變細一點兒呀!』

  媽媽和我經過一陣肉搏戰,再聽我這一番打情罵俏的黃色對話,羞得臉上暈紅滿面,低頭無語地恨不得有個地洞好鑽進去。

  我想起媽媽替羅兒舐狗雞巴的一幕,也想嘗嘗這種快感,於是涎著臉對她說道:『媽!我想讓你替我吃吃大雞巴,就像剛剛你吃羅兒的狗雞巴那樣,好不好嘛?媽!』

  她一聽,更羞得無地自容,緊緊閉著她的媚眼,不敢面對我,道:『健一,你都……看見了,唉……媽都肯讓你……干了,再做……這種……事……也沒多大差別了。』

  我一聽,大喜過望地趕緊抽出還插在媽媽**穴裡的大雞巴,爬到媽媽的嬌靨上,把那根又粗、又漲、又長的傢伙抵在媽媽的小嘴兒邊,雞巴頭上那又黑又亮、漲得發紫的大龜頭,稜溝深陷,正有韻律地在她臉上輕輕地顫動著。

  媽媽本來嬌羞不已,此時卻是看得一陣肉緊,春心一陣蕩漾,玉手不由得握住它上下套弄著。我那根粗壯的大雞巴,被媽媽的玉手這麼一愛不釋手地握住,更硬得青筋暴漲,有如一條粗大的水蛇般,在她的小手裡跳動著。大雞巴讓女人的小手套弄的快感,原來竟是這般銷魂酥癢地舒爽哪!

  我被套得連連大叫道:『哦……好舒服……唔……騷媽媽……快……喔……爽……死了……』

  媽媽見她能夠使我如此地快樂,也對我嫵媚地一笑,接著她用左手緊捋住大雞巴,右手卻伸到我的屁股溝裡輕輕撫揉著我的屁眼,然後,稍微抬起她的榛首,湊上香唇,伸出丁香小舌,舐著那大龜頭上的稜溝,又舐在馬眼口上轉呀轉的,最後才把小嘴兒一張,一口將大龜頭連同大雞巴的前半部含入她的小嘴裡,用力地吸吮著。

  這時我的大雞巴插在媽媽的小口裡,覺得大龜頭有更形擴張的趨勢,所有的毛孔都舒服地張開了,不由得使我鼻息咻咻地哼道:『唔……好緊的……小嘴兒……嗯……吃得我……好……好舒服……哦……』

  媽媽用她天生的小嘴,淫蕩地含著我的大雞巴,那種暖和和的、異樣的緊窄感,加上她靈活的小舌頭又在裡面攪舐著,讓我爽得既癢又麻,禁不住挺動著屁股,把媽媽的小嘴兒當作**穴般地**著,口裡道:

  『嗯……好美……好騷的……小嘴……唔……媽……快……快吸……嗯……我的……大雞巴……好舒服……喔……』

  媽媽見我的舒服勁兒,連忙用兩手握住大雞巴露在嘴邊的部份,大龜頭則含在她小嘴兒裡又吮又舐,直吃得她小嘴邊流出了白色的泡沫,兩頰酸麻。媽媽邊舐邊含糊不清地說道:

  『嗯……健一……媽媽幫你……吃……大雞巴……這麼久……小**……快……癢死了……你就……行行好……繼續干……媽媽……的……**……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還對我直拋著媚眼,當然是希望我再度提槍上馬,餵飽她的小**。這麼一來,我也被她的媚態迷得受不了,抽出插在她嘴裡的大雞巴,再度趴上她的胴體,對準她的陰戶,使力一插,『嗤!』地一聲,又干了個全根盡沒,媽媽經過了一陣休息,慾火重熾,騷情浪態又現,奮力搖起了那豐滿的**,口裡浪哼著道:

  『好大雞巴……兒子……哎唷……這下……好重……插死……媽媽了……我的……好兒子……親丈夫……唷……媽媽的……小浪……穴……要被你……插穿了……真爽……好……美……樂死我……了……啊……又……干到我的……花心……了……媽媽的……大雞巴……親……丈夫……小**今……今天……吃飽了……啊……我快……快升上……天了……要被你……奸死了……大雞巴……親親……你幹得……真好……嗯……』

  我見媽媽這騷浪的模樣,把一切憐愛都拋開,又狠又急地快速插幹著,次次到底,下下直達花心,並道:

  『我的好媽媽……兒子幹得……不錯吧……大雞巴……插得你……美不美、爽不爽啊……你的……**穴……又騷……又浪……又多水……裡面……緊緊夾著……我的大雞巴……使我又爽……又舒服哪……小**……媽媽……以後……要不要……經常讓……大雞巴兒子……插干……小騷穴……好解癢……啊……』

  媽媽浪聲哼道:『嗯……大雞巴……兒子……媽媽的……乖寶寶……小**……又美……又爽……啊……頂……頂死我……了……大雞巴……又大……又會插……小**……媽媽……以後……永遠會讓……大雞巴……兒子……插……小**……啊……又……又插進……媽媽……的……花心裡……了……哎呀……小**……媽……媽媽……又……要……要來……了……要命的……大雞巴……親……親兒子……以後……你是……媽媽的……親丈夫……了……小**……媽媽……洩……洩給你……了……好兒子……親達達……啊……爽死了……』

  由於我和媽媽這場床上的盤腸大戰,弄得汗水和**流片了整張床單,只見媽媽滿頭黑柔細長的秀髮都亂掉了,嬌靨紅撲撲地,小嘴兒裡不停地吐出令我血脈噴張的淫聲浪語,媚眼兒裡也噴著熊熊的欲焰,兩隻大腿緊緊夾著我的腰部,**不停地起伏搖擺著,雙臂死纏住我的脖子,小嘴兒不時地索著我的熱吻,高聳豐肥的**一直在我胸前搓著、揉著,有時還被我的嘴巴吸著、咬著,一會兒哼爽,一會兒叫舒服,頭也隨著我大雞巴抽送的節奏,有韻律地擺動著。

  一下子媽媽又叫道:『哎……哎呀……大雞巴……兒子……插死……小**……媽媽……了……親丈夫……快干……干你……的小**……媽媽吧……媽媽……好愛你……大雞巴……兒子……插我的……感覺呀……小**……已……已經……洩三次……了……大雞巴……親丈夫……都還……沒洩過……媽媽被……我的……乖寶寶……干……幹得……魂兒……都……飄了……媽媽的……好……丈夫……小**……又要……洩了……以後……媽媽的……小**……就……專屬於……大雞巴……兒子……你的了……哎呀……小**……媽媽……又……又不行……了……我要……洩……洩出……來……了……啊啊……』

  媽媽一次又一次地洩了又洩,像個淫蕩的妓女般躺在床上任我插干,向我求饒著,一大堆騷水、**、浪水濺濕了我和她的下體,讓整張床墊都變得黏糊糊的。我在她身上盡情地蹂躪、奸插著,任意享受著我親媽媽的美麗肉體,大雞巴激烈地搗、用勁地幹,樂得她昏昏醒醒,急叫嬌喘,香汗淋漓,精疲力盡,我才把初次的陽精洩進她的子宮裡,完成了我們娘兒倆亂倫**的最後一道程序。

  媽媽這時軟綿綿地四肢大張躺在床上,好半晌,她這才喘過氣來,渾身酸軟地微微呻吟著。我將媽媽偎在我懷裡的嬌軀緊緊擁著,伸手撫摸著她全身細柔柔,暖烘烘的肌膚,又揉捏著雪白高挺的肉乳,親熱地問道:

  『媽!我幹得你好不好?』

  媽媽把臉埋在我的胸前,嬌羞地道:『嗯……很……很好……』

  我緊摟著她,這時的媽媽像一株被狂風暴雨摧殘後的牡丹花,懶洋洋,嬌媚媚地讓人無限憐惜。而她的肉體柔嫩,吐氣如蘭,更是令我愛煞。

  媽媽躲在我溫暖的懷裡,幽幽地道:『健一!……不是媽媽……太……淫蕩……實在是……你的……大雞巴……太……粗大了……才會……使我這麼……騷浪……貪戀不捨……曲意承歡……以後……媽媽的人……就是你的了……媽媽的身體……隨時都……任你插干……任你玩弄……你可不要……丟棄我啊!……』

  我道聲好,母子倆就甜甜蜜蜜地做一對交頸鴛鴦,同被而眠了。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bcw.org。黄桃书屋手机版:https://m.wbcw.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